返回

皇家师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     皇家师姐 (第1/3页)
    

慈宁殿,悄悄掌起了灯。

高太后坐在床上,喝了口茶,感慨的道:“人老了,觉也少了。”

周和小心的服侍着,别人或许没有察觉,但他能感觉到,高太后与以往不同了,看人的目光极其锐利,隐含着杀气。

等高太后喝完,周和这才道:“娘娘,外面的消息。二范相公,都告假了。”

高太后擦了擦嘴,道:“咱们这位官家终究是太年轻了,这回要吃苦头了。”

周和将茶杯放到一旁,恭谨的立着。

周和对外面的朝局是洞若观火,宰辅‘闭门自省’,计相‘畏罪自杀’,枢相‘不管不问’,三相空悬,加上中书省的范百禄,尚书省的范纯仁告假。

也就是说三省,枢密院,三司衙门五位主官因为各种原因不能视事,大宋最高层的五大衙门,空摆了!

政务,就是不停也得停!

高太后坐着,望着福宁殿的方向,久久不言。

周和等了许久,开口道:“娘娘,明日就得下诏,关于向太后的葬礼了。”

高太后平静的神色骤然一冷,哼道:“我没夺了她的封号就不错了,一切从简!”

周和连忙应着,道:“是。”

这种事,就不需要赵煦的玉玺了,高太后可以直接下诏。

这一句落下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

偌大的慈宁殿,孤灯双影,静悄悄的。

赵煦的好觉并没能睡成,天色未亮就被陈皮喊了起来。

赵煦在洗脸清醒,陈皮在身后道:“是枢密院的消息,环庆路的催饷急报,并且夏人可能真的要来。这是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章楶的密本。”

赵煦连忙擦手,拿过来。

密本,不算是正式的奏本,是一种比较正式书信,非官方却又严肃,是给枢密使苏颂的。

赵煦拿着坐在灯边,仔仔细细的看。

章楶这道密本写了很多东西,大概就是他在西夏有细作,获知西夏有备军的迹象,并且日益明显。

赵煦皱眉,盯着这道奏本,仔仔细细的思量。

他并不清楚这段历史,一点印象都没有,他只知道,宋夏之间的战争没有停过,还有就是‘岁币’!

赵煦决然不会答应‘岁币’这种东西的,盯着这道奏本,心里飞速思忖,不但要准备钱粮军饷,还得派兵支援环庆路。

从章楶的奏本来看,西夏的动作很大,少说也有十几万人,而环庆路满打满算不过五六万,还分散守卫各处。

赵煦双眼眯起,道:“看来,动作还得快。”

陈皮听了眼皮直跳,还快,还能怎么快?

三相去了其二,三司衙门,尚书省被封,即便想要换人,也得给那些人回京的时间吧?

赵煦没看陈皮,心里闪电般的闪过种种念头,忽然道:“第一,明天一早,将梁焘,苏颂叫到垂拱殿见我。第二,立刻动用内库,直接拨付一百万给户部。第三……命楚攸尽快回来。第四,我要的那些人,你以我的名义发信给他们,命他们全力赶赴京城。另外,加快搜集朝臣的资料,没有时间等了。”

陈皮连忙一一记下,还是忍不住的道:“官家,是不是,过于着急了?”

赵煦摇了摇头,道:“司马光对夏,辽的策略是‘斥地求和,绥靖苟安’,现在朝廷的想法也是这样,环庆路的态度不明朗……我怕会出事。”

‘旧党’的态度大概就是一味‘畏战求和’,能不打就绝不打。即便最后打胜了,还是割地求和!

赵煦,绝不允许继续这样!

陈皮登时明白了,道:“是。小人这就嘱咐,天一亮就出宫。”

赵煦点点头,依旧看着章楶这道奏本,忽然道:“这个章楶……我记得,与章惇是一家的?”

陈皮这个倒是知道,连忙道:“是。两人分属两房,是堂兄弟。”

赵煦唔的一声,仔细的想了想,道:“去,再让皇城司查一查章楶的生平以及功绩,尤其对待夏辽的态度,作战的方式方法等。”

陈皮应声,道:“是。”

赵煦没了睡意,翻来覆去的看着这道密本,心里越发的有些不安。

他这边还没整顿好开封城,环庆路可不能出事!

天色渐亮,陈皮从各处找来了一大堆的资料。

包括环庆路与西夏的以往战事,朝臣们的奏本,还有就是现在环庆路的人事,军队数量等等。

以往不清楚,这以了解,赵煦吓了一大跳。

其中最令他心惊的,是环庆路的目前的战略是朝廷内斗的妥协结果:新党要战,旧党要和,最终就成了不战不和的被动防守!

还没开战就定了这种策略,其实已经是未战先败了!

毫无进攻的锐意,不就是明摆着告诉敌人,放心过来打,我们只防守!

赵煦看的心惊,出离愤怒。

这样下去,难怪会有靖康之耻,不亡国简直是奇迹!

不知道过了多久,陈皮悄悄进来,在赵煦耳边低声道:“官家,苏相公,梁尚书等都在垂拱殿等着了。”

赵煦拧着眉,心里怒火如潮,听着就将身前的资料收拾好,又深吸一口气,压着怒气,起身道:“走吧。”

在说着话的时候,他已经决心扭转环庆路的作战思路,重新定位对外战略,尤其是那所谓的狗屁岁币!

在此之前,他得收拾好朝局里的旧党,否则根本难以成行。

赵煦心里思索着,尽管太急了一些,可能会引起朝局动荡,却也顾不得了。

陈皮见赵煦一边走一边还思虑丛丛,跟了几步,还是道:“官家,太后过世的消息传遍开封了。另外,二范相公齐齐告假。”

赵煦脚步猛的一顿,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陈皮连忙低着头,递过两道文书,道:“尚书省,中书省刚刚送上来的。”

赵煦看都没看,气的笑了,道:“好好好,很好!还真是我大宋的中流砥柱,朕的股肱大臣!”

陈皮缩着脖子,不敢说话。

现在,整个大宋朝廷高层,也就一个枢密使苏颂在撑着。

这位却又畏畏缩缩,除了枢密院的事,其他都不沾,理由是:枢臣不闻政。

枢密院与政事堂掌握军政两权,确实两相制衡,这个理由堂堂正正,没有半点毛病!

赵煦眯了眯眼,目中若有杀意闪烁,冷声道:“去垂拱殿!”

陈皮应着,跟在赵煦身后,脚步不自禁的跟着赵煦加快,心里却担忧不已。

官家太过着急,有些冒进,现在将朝廷里的几位相公都给得罪了,而且官家明显又不会善罢甘休,要出大事情了!

赵煦赶到垂拱殿侧门的时候,苏颂,梁焘,沈琦已经在等着了。

赵煦刚要进去,陈皮忽然又接到消息,低声道:“官家,大理寺,刑部,御史台的人来了。”

“让他们等着。”

赵煦冷哼一声,直接进入垂拱殿。

苏颂,梁焘等人见着,连忙行礼道:“臣等参见官家。”

赵煦摆了摆手,在椅子上坐下,面色沉凝。

苏颂见着,默默不语,心头轻叹。

梁焘,沈琦等人已经知道二范告假,抬手欲言忽又止。

赵煦坐在椅子上,思忖片刻,直接道:“陈皮,传朕的意思。同意二范相公的告假,再批他们三个月,好好养身体,养好身体才能为君分忧,为国谋事。”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