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     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 (第1/3页)
    

赵煦笑着,看向襁褓里的小家伙,不知道是不是听到父母说话,睡梦中嘴角居然有笑意。

“好。”

赵煦轻轻按着襁褓,端详着小家伙。

血脉相连的感觉很奇妙,他现在还是难以平静,儿子,孩子,情绪中充实又满足。

孟皇后一只手也在打理着,轻声道:“官家,刚才娘娘说……”

“叫母妃。”赵煦纠正道。

孟皇后似乎没有多想,道:“母妃说,想将孩子放在她那养一阵子,臣妾答应了……”

赵煦看向孟皇后,稍稍沉思,转头看向陈皮,道:“宫里还安静吗?”

陈皮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说道:“官家、娘娘放心,宫里一定安全,小人有脑袋保证,小殿下绝对安然无恙!”

孟皇后轻笑一声,道:“官家不要为难陈大官,母妃的意思,是担心我第一次生孩子,照顾不周到,替臣妾暂且照顾着。”

赵煦目光微微闪动,想着历史上后宫里的那些龌龊事,这是他儿子,决不容许任何人谋害。

当即道:“将宫里再调整一下,人手再削减一些。仁明殿,庆寿殿都做些调整,御书房,尚衣监等,都要认真筛查。你晚上亲自见林尚书,那些不安稳的人,给朕打发的远远的!”

针对‘旧党余孽’的行动,在朝野从来没有停止过,孟皇后以及她所生的孩子,可以清晰预见,很可能会引发一波反弹高潮,赵煦这是未雨绸缪了。

陈皮明白了赵煦的认真,心里又惊又怕,躬身道:“小人领旨。”

赵煦轻拍着身前的小家伙,道:“去母妃那也好,母妃养育了我们三个孩子,都长大了,朕也放心。”

现在孩子的存活率,真的是太低了,能不能长成,人力着实有限,几乎全凭天意。

“臣妾也是这样考虑的。”孟皇后轻声道。

赵煦余光看了她一眼,不动声色的道:“你暂时也搬去庆寿殿,等孩子长一点了,再搬回来。”

孟皇后双眼一亮,又有些犹豫。她毕竟是中宫皇后,搬去太妃的寝宫,怎么对外解释?

赵煦摆了摆手,道: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孟皇后抿了抿嘴,这才没有说话。

与此同时,政事堂的会议正在进行。

章惇坐在首位,看了眼身前的手札,沉声道:“今天,说几件事,以消弭朝野的争论。第一,官家的旨意,‘军改’由兵部主导,枢密院协助。”

还不知情的人神色微震,不断的审视着章惇的表情。

他就这么同意了?涉及兵权,那可是颠覆性的改革,可能留下无穷祸患的!

章楶没有说话。

众人余光扫过他,又看向王存。

王存面无表情。

一群尚书等这才会意,官家不动声色间,已经摆平了这些‘障碍’。

苏轼坐在这个地方,有些不适应,感觉着会议的凝肃,以及章惇的话,不断的拧眉。

这个会议,完全不是他熟悉的方式,没有争论,争吵以及无休止的扯皮,十分的‘冷清’。

章惇抬头看了眼众人,道:“第二件事,明年改元,要推出更多的‘新法’。第一,事关田亩,这个最为复杂,各部要加紧商议。第二,赋税,包括税种,税制,以及税务机构,权责等等,要进一步推进。第三,是吏治,有关‘京察’要有结果。对于各路府州县的体制,权责,要明确,责任到人,打击腐败,务实高效……”

尽管赵煦明确了‘不全面复起新法’,但各种‘新法’还是要复来,只不过,相比于神宗时期的大搞大建,赵煦的改革有序,稳妥,目标准确,力道集中。

在场的几乎都是老熟人,除了苏轼之外,对这些都很清楚。

王存默默听着,没有出言。

他哪怕成了右相,在朝廷中依旧没有多少发言权,尤其涉及‘新法’,他更不能出声。否则,迎来的不止是章惇等‘新党’的强力打击,还有引起宫里的不满。

他现在是真的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,恨不得飞出京城,躲开这个漩涡,静观风向。

章惇在布置任务,都是大体的,所以众人只需听着,无需说什么。

等说了好一阵子,章惇抬头看向众人,道:“暂且这些,你们做好呈上来,政事堂过目,完善后,呈送官家御批。关于封赏的事,不宜再拖,过几天,紫宸殿大议,各部要做好准备工作,安抚好众位功臣,务必照顾全面,不能令功臣留怨。另外,工部尚书,我提议由苏轼接任。”

这一次,众人忽然一震,有些僵硬的脑中开始飞速转动。

‘军改’由兵部主导,枢密院协助,看似没问题,实则大有问题,内核就是:军改主动权由枢密院转到了政事堂,简而言之,到了章惇手里!

苏轼接任工部尚书,这里面,有着怎样的考虑?

苏轼的‘蜀党’本质上是反对变法的‘旧党’,但又有些特别。

‘旧党’主要分做三个派别,蜀党是其中之一,影响力还比较大,除了苏轼,吕陶等人外,还有一个苏辙。

苏轼的亲弟弟,这个人的官一路做到了三司使,三相之一,可以想见蜀党的影响力。

偏偏蜀党的精神领袖苏轼又不容于‘旧党’,当然,更不容于‘新党’,因此这么多年,他是一贬再贬,甚至贬到了前所未有的海南岛,连苏辙都护不住!

这也将苏轼,渐渐演变成了某种‘中间派’,政见也趋于‘中间’。

在座的都是心思通透的人,一时间想了很多,目光多在王存,苏轼身上流转。

苏轼面沉如水,他哪里能想到,他来递句话,居然就被牵扯进去了。

他此刻内心挣扎,他不想再卷入朝廷是是非非中,可嘴巴张不开,在一众的眼光中,不知道过了多久,渐渐的默认了这件事。

章惇见苏轼不说话,也不意外,刚要说话,就看到裴寅从外面快步进来。

他来到章惇身后,递过两封书信,低声道:“大相公,李夏以及辽国的使臣到了。”

章惇打开手里的书信,一封是李乾顺写的,一封是辽国兵部尚书所写,还都是给他的。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