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危机边缘第五季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     危机边缘第五季 (第1/3页)
    

并不是很烫,杨绘还是急的跳起来,急急拍打衣服。

刘长史连忙道:“混账!来人,快带杨相公去换件衣服。”

当即,两个黄门,一个宫女进来,围住了杨绘。

杨绘脸色不好看,看向刘长史,又看向躺着的赵颢,哼了一声,跟着出去换衣服。

杨绘一走,赵颢就坐起来,急声道:“夜壶夜壶!”

刘长史连忙张罗,而后背对着身,听着身后的稀里哗啦。

好一阵子,赵颢提了提裤子,长松一口气,等黄门拎走夜壶,这才道:“他要是再待一会儿,我非失禁不可。”

刘长史有些不安,道:“大王,这样下去也不行啊,这杨绘,似乎看出了什么?”

赵颢挪了挪酸痛的身体,道: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也是宦海老臣了,看出些不算奇怪。”

刘长史道:“那怎么办?这么耗下去不是办法。”

赵颢看了眼外面,道:“不耗还能怎么办?我要是出去了,我那大侄子有一百个办法让我死的明明白白,天下人还说不出什么……”

这时,一个黄门进来,瞥了眼四周,来到赵颢身前,低声道:“大王,政事堂为您刻的大理寺卿大印已经在朝廷落定了,送去了青瓦房。”

朝廷官员的大印,都是需要一定程序的,作为亲王兼任大理寺卿,自然要有特殊的大印,政事堂一直在命人加紧赶制。

赵颢听着神色微变,刘长史更是面露惊慌。

这大印没有送过来,而是送去了青瓦房!

要不好!

大印在章惇等人手里,要是章惇用着赵颢的大印,在那些宣判文书上盖印,与赵颢有没有亲审就没什么区别了!

刘长史惊慌道:“大王,这个大印必须拿回来,我这就去!”

赵颢却沉色摇头,道:“拿不回来,蔡卞之前让沈琦来看我,也是要我去亲审……”

他话音未落,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。

赵颢连忙躺回去,盖好被子。

刘长史帮着整理,尽量恢复刚才的原状。

杨绘进来,立即就闻到了一股尿骚味,瞥了眼明显与刚才不一样的赵颢以及面色有些异样的刘长史,径直在椅子上坐下,闭着眼睛道:“下次就是火油倒在我脸上我也不会出去了。”

刘长史仿佛听不懂,陪着笑,立在一旁。

杨绘这一坐就是到了傍晚,他没有出宫,吃饭就在偏殿里,打定主意不出去。

殿里的三人其实心知肚明,就是彼此熬着,谁熬不住谁就输!

曹政再次来到了青瓦房,等蔡卞说完‘判例法’,神色陷入沉思,好一阵子才道:“如果是‘先判后立’,倒也不是不可,只是需要严苛的把控,否则大理寺被有心人掌握、利用,那后果太严重了。”

蔡卞倒是从容一些,道:“赵颢不足以担当大理寺卿,朝局还不稳固。待稳定之后,大理寺地位超然,一般人也动不了。加上只要法度立的周全,没那么容易任人摆布的。”

曹政还是有些不安,但这也是目前解决陈朝,林城等案的唯一办法,道:“是。下官回去后,指令开封府大理寺来审,请开封府知府以及杨绘观审。”

蔡卞点点头,继而道:“你待会儿拿着这个大印,去慈宁殿见一下燕王,我总觉得他有些古怪。”

不等曹政说话,章惇从外面进来,道:“装的。我问过太医了,也拿着方子问了些人。他这种病,吃点特殊药草可以伪装,要不了命,更不会动辄昏睡。”

蔡卞倒是不意外,看向他,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章惇剑眉凌厉,道:“居心叵测之徒,岂能纵容!曹政,你拟定一份公文,盖上燕王的大印,去慈宁殿走一趟。今后所有大理寺的判令,全部出自燕王!过几天,夏使就来了,你充当接待使,过后去开封府做府丞,这是官家的意思。”

开封府知府,号称‘储相’,府丞离里知府就是一步之遥,可以说,比原本的大理寺卿还高出不少!

曹政双眼里激动一闪,当即道:“下官领命!”

章惇交代几句,等曹政走了,看向蔡卞,道:“官家准备出城亲自迎接章楶等人,我反对,但官家似乎执意如此。”

蔡卞立即皱眉,皇帝出城迎接边帅,这样的规格,大宋从未有过,并且不符合大宋重文轻武的国策。

蔡卞沉吟着,道:“官家想要强兵,也无不可。我知道你反对的是迎接章楶,官家未必肯听。”

章惇脸角严肃,道:“你找机会再劝劝官家,武臣不能过分的拔高。”

蔡卞随口应着,心里却知道这都是借口,章惇还是顾忌两兄弟的关系,会对变法有所不利。

曹政在政事堂拟好了文书,盖上了赵颢新刻的大印,等墨迹干一点,就前往慈宁殿。

杨绘还在假寐,赵颢还在装睡。

刘长史看到曹政进来,神色本能的紧张,再看到他手里托着的大印,就更为不安了。

曹政与杨绘见礼,见杨绘不理他,也就无所谓,上前与刘长史笑着道:“刘长史,是这样,下官就要调任了,这是来与燕王殿下告辞的。另外,就是临走之前,要安排好大理寺的事务,拟定了一些事项,已经盖过大印,请刘长史知晓,将来好有所查证。”

看着曹政递过来的公文,刘长史一直盯着大印,瞥了眼曹政,有些谨慎的接过来,翻看公文看去,他脸色开始不断的变幻。

这道公文里,对大理寺的一系列政务进行了安排,包括眼下的‘王安礼案’、‘陈朝案’等,还有众多的人事任命,全部都冠以燕王的名头,盖有燕王的鲜红大印!

即便有心里准备,刘长史心头还是一阵慌乱,极力控制住表情,微笑着道:“曹寺卿,我家大王还在昏睡,用大王的名义,不太合适吧?”

曹政道:“下官在燕王殿下任命诏书下的那一刻就已经不是大理寺卿了,现在不过是因为燕王殿下病重才不得脱身,于理于法,下官不能行大理寺寺卿之权职的。”

曹政的话意思很简单,不用燕王的难道用我的吗?

刘长史欲言又止,心里十分焦急。要是任由曹政这么搞,他们躲在慈宁殿还有什么意义?

躺在床上的赵颢眼皮跳了几下,刘长史的话让他觉得那道公文里面大有问题,忽然的咳嗽了两声。

刘长史回头看了眼,心领神会的与曹政道:“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,曹寺卿,这公文与大印是否可以留下,我家大王随时可能会醒的。”

曹政果断摇头,道:“刘长史,这大印应该放到大理寺,这是朝廷的规矩。另外,燕王殿下如果醒了,请立刻通报政事堂。下官还要做交接,就不打扰了。”

眼见曹政这就要走,刘长史哪里肯放,连忙走几步拦住他,道:“曹寺卿,再等等,那个,明天就审是否过于急切了?我家大王昏迷之前曾说,大理寺应当事无巨细,查实了才好做事,不能操之过急。”

曹政一怔,道:“这是燕王殿下的意思?是要将最近的事情都推后吗?”

刘长史顿时又说不出话了,燕王不想涉入大理寺的事情,要是这些变成了燕王的意思,那这些风波的的矛头肯定指向燕王,躲了这么久就成了白费功夫。
最新网址:junanmh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